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欢迎访问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注册登陆路线QQ客服 至尊国际游戏玩法




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际新闻 >

何伟:战争年代 巾帼不让须眉

时间:2016-01-10 18:16来源:admin 作者:admin 点击:
何伟:战争年代 巾帼不让须眉 袁春燕 何囡 陈敬德 何伟近照 何伟,原名何小士,女,东莞城区新沙坊人,1920年8月出生。17岁参加抗日战争。1938年10月加入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,后整编加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。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6年6月随东江

何伟:战争年代 巾帼不让须眉

袁春燕 何囡 陈敬德

何伟近照

何伟,原名何小士,女,东莞城区新沙坊人,1920年8月出生。17岁参加抗日战争。1938年10月加入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,后整编加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。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6年6月随东江纵队北撤烟台。1949年10月广东解放回到广东,先后在广东司法厅、民政厅、省法院工作。后来又调入重庆永川教育局,一直工作到离休。1982年,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——宝安颐养天年。

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本报《国防周刊》曾推出“东纵英雄”栏目,报道了东江纵队老战士陈德和抗战卫国的英雄事迹(详见本报2015年8月26日A04版),后由于版面原因,还有几位东纵老战士的事迹未能见报,今日起,本版将继续推出该栏目,陆续刊登其他几位东纵老战士的口述史,在向这些老战士致敬的同时,让年青一代知晓过去的那段艰难岁月,从而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。

与何伟约了两次采访时间,第一次,天气预报说会下特大暴雨,所以临时更改了采访时间;第二次,也是一个阴天,去疗养院的路上,记者担心会不会下雨,但幸运的是没有。找到何伟住的房间后,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奶奶,坐在略显昏暗的房子里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在看书。她今年已经95岁了。看见记者进来,何伟很高兴,很快便打开了话匣子。虽然战争年代已经远离,但是何伟的记忆依然清晰,抗战年代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,一桩一桩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在记者眼前还原。

加入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

“七·七”卢沟桥事变后,东莞城内出现了大量的地下共产党员,他们的掩护身份是教师,主要对学生、农民进行宣传,发动他们加入抗日。当年我正在东莞中学读初中,才17岁。战争爆发后,整个东莞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,学校的课也时上时断。高中的学生都去学校外拉横幅游行,我也跟在这些学生的后面。横幅上多写着“打倒日本鬼子”“国难当头,匹夫有责”“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”等标语。

1938年10月,日本人在宝安大亚湾登陆,接着又进攻东莞虎门。我当时因为要读书和宣传抗日,就住在城内的三姐姐家。有一天晚上,七姐姐来到三姐姐家,告诉三姐姐日本人很快就要进城了,要三姐姐赶紧到乡下去避难。七姐姐偷偷跑来问我去不去打游击、打日本人?我连忙说,去呀,去呀。当晚,七姐姐匆匆走了。三姐姐要带着我们去乡下时,我找了个借口偷偷溜出家门去找游击队。10月15日,在东莞公园内,抗日青年成立了“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”,当时男女学生很多,大家的抗日情绪高涨,纷纷提出要去打日本人,可是没有武器怎么打?只能去找东莞县的县长要兵器!第一次他不肯给,第二次我们又去,给他做思想工作,后来他才给了我们30多支枪、10多个手榴弹。那些枪都用不了了,放久了全都生锈了。

我们的根据地在大岭山,我们住在村里的祠堂里,日夜放哨,防止敌人来骚扰。除此之外,我们还要参加军事训练,跑步、射击、投手榴弹等。

1938年10月,日本人从石龙出动,常备队在何与成、颜奇的指挥下,在榴花塔过江与日本人作战,这是东莞打响战争的第一枪。当时我们在竹林里隐藏着伏击日本人,当看见日本的骑兵队伍过来时,有一个人喊了起来:“骑兵,骑兵,开枪!开枪!”(他一喊)一下子暴露了,日本人的机枪扫了过来。这次战役我们壮丁队死了11个人,场面很激烈。

打完了这一仗,壮丁队的人又回到了大岭山集中,后来部队转移到清溪。我们每去一个地方,都受到当地村民的欢迎,开始村民看我们斯斯文文,都叫我们学生哥、学生妹,后来知道我们是模范壮丁队的人,都叫我们老模,很亲切。我们每次去了都会帮他们打扫卫生、挑水,与他们打成一片,我们还唱红歌、演戏,向他们宣传抗日。

发动群众一起打日本鬼子

1938年底,临近春节,村民们都在炮楼里做米饼。我也去帮忙,一边帮忙做饼一边宣传抗日。忽然,我听到了飞机的声音,赶紧对村民们说:“快点出去,不要在炮楼,跑到树林里去。”我跑出炮楼,走上通往村庄的大路,看见路上全是村民。我又拐进了树林,藏起来。在我旁边,有个妇女抱着孩子也在躲藏。我弓起身体,忽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日本人投放的第一个炸弹炸掉了那座炮楼;第二个炸弹投放在我走过的那条路上。炸弹爆炸后飞出来的弹片砸到了我旁边妇女的额头上,血滴下来流在了她孩子的身上。我立即往后面走,冲过树林,跑到田地里。后来飞机飞走了,我往回走,飞机又在我出发的那个地方投了一个炸弹,路上全都是被炸弹炸死的人。当晚我们撤回祠堂,敌机又在空旷的地方投放了一个炸弹,我的堂哥被炸死了。我亲眼看到日本鬼子炸死我们的同胞,炸死我堂哥。以前我也坚定要打日本人,但这一次看到日本人的罪行,更加坚定了我打日本人的决心。

1939年,国民党掀起反共高潮,对我们进行围剿。曾生部队和王作尧部队被迫向海陆丰转移。在海陆丰进行了艰苦的斗争,八百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一百多人回来,何与成也在那边牺牲了。后来组织指示我们一定要坚守敌后,日本鬼子在哪里侵袭,我们就在哪里。一定要发动群众、依靠群众,共同打日本人。曾生部队去了大岭山,王作尧部队去了宝安羊台山建立根据地。1939年1月,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(简称东团)成立,我去了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东宝队做队员,被分配到东莞谢岗村组织宣传工作。在东宝队期间,我经队友介绍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在东莞、宝安两地打游击

我们经常在东莞、宝安两地打游击。为了方便在农村宣传抗日、参加演讲,也怕身份曝光,我改了个男人的假名,叫做何仁伟,后来大家就直接叫我何伟了。

1941年,日本人知道我们在大岭山的据点后,组织了上千人来到大岭山的百花洞山脚下围剿我们。部队与日本人打了三天三夜,打得日本人上不了山,很狼狈。战士们在前方跟日本人打仗,我在大岭山组织妇女煮好粥,用水桶盛好挑上山给同志们吃。在山上打仗的战士,没得吃,连水都喝不上。日本人也没有食物,他们的飞机撒物资下来,但是物资都掉到了村庄里;他们放信鸽出去求援,信鸽却被民兵打死。打了几天,一天晚上,日本人狼狈地逃跑了。日本人指挥作战的人曾说过,百花洞这一场仗,是他们在华南地区最难打的一场(仗)。

1943年11月,日寇发动一个师团,企图打通广九铁路,并在各个火车站沿线留兵驻守,准备修复铁路恢复通车。我在路西一支政治处(以广九铁路为界,铁路西面地区称为路西),经常在乌石岩、沙井、深圳沙河一带活动。1943年12月,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成立,我们也整编到东江纵队,继续为抗日做宣传工作。

1945年七八月间,日本在华南增加兵力,对广九铁路沿线及东莞、厚街太平(虎门)、宝安南头、深圳等地增加兵力,占领宝太线,巩固其华南基地的地位,同时向我们抗日军民展开进攻。东江纵队第一支队和第四支队进行反击,在宝安县公明圩歼灭了日军前锋的一个小队,并把日寇迫回了新桥和沙井的据点。由黄布、李征率领的路西一支全体成员向莞太线主动出击,另外四支队则留在宝安南头、深圳打日本人。

日本无条件投降后,我由路西东莞大岭山出发前往香港集中北撤,1946年,东江纵队北撤人员分别登上了三艘美国登陆艇,往山东烟台驶去……

本报记者 袁春燕 通讯员 何囡 陈敬德/文 本报记者 邹扬科/图

(本次采访得到了宝安区史志办的大力支持,部分资料由区史志办提供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