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欢迎访问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注册登陆路线QQ客服 至尊国际游戏玩法




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明星丑闻 >

专访|王伟忠:内地综艺节目开始有自信了

时间:2015-11-08 17:54来源:admin 作者:admin 点击:
《国民美少女》 “30岁以上的老年人请在90后指导下观看此片。”《国民美少女》的宣传语忒狠了点。 不仅“打压”了中年人隐匿的春心,宣传片更直击宅男软肋:“以SNH48成员为主”、“万千软妹子萌你一脸血”、“网络直播、线上投票”、“乃来决定妹子的去留

《国民美少女》
“30岁以上的老年人请在90后指导下观看此片。”《国民美少女》的宣传语忒狠了点。
不仅“打压”了中年人隐匿的春心,宣传片更直击宅男软肋:“以SNH48成员为主”、“万千软妹子萌你一脸血”、“网络直播、线上投票”、“乃来决定妹子的去留!”
这档SMG互联网中心面向年轻网民全新打造的一档养成类节目,还搬来了台湾知名制作人王伟忠。

王伟忠
在SMG2016招商大会上,一上场王伟忠就说,“大家坐了一下午,也累了,我就简单明了说一下'康熙'停播的原因……”全场立刻安静,等了几秒,大家反应过来又笑了。
在接受澎湃新闻()记者专访时,记者问他,“坐一下午很累吧?”虽满脸疲惫,当回答问题时,他依然语速奇快。
“听听也好,你不觉得那样说,效果很不一样?”这个大半辈子都活在新奇创意里的老男孩表示:就是愿意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。从入行开始,他一直热爱创意,也愿意为真正的原创鼓掌喝彩。此次与SMG互联网节目中心合作,王伟忠也是以原创为出发点,节目这也跟互联网的精神相契合。
说到偶像养成类节目,销声匿迹几年之后,明年将是集体反攻的一年,浙江卫视会推出《蜜蜂少女队》、《燃烧吧少年》两档养成类节目;湖南卫视也会推出《夏日甜心》和《元气少年》两档选拔类节目,以及其他卫视的《我们的上学路》、《少年小镇》等一拨拨鲜肉综艺。
王伟忠在一大堆节目中,参与了《国民美少女》,作为该节目的顾问和选手导师,不免引人猜测,未来的这场秀里,是否会出现小S或S.H.E的接班人?
他倒也干脆,“没有什么接班人,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偶像,各领风骚数十年,每个人都不要去成为谁的接班人,这很重要。”
“康熙”停播,圈内外感慨万千。专栏作家咪蒙写道:“不喜欢康熙的人,说它重口味、低俗、口无遮拦、荤腥不忌、满嘴跑火车……好巧,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原因。如今我最怀念的,恰恰也是它教坏我们的那些部分。”

王伟忠(右一)与小S蔡康永合影
“人要有幼稚的一面,不良的一面。音乐也一样,也有主流和另类。只因我们有先天机制(尺度比较大),所以我们可以打点这样的球出来,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形态,也一直都在变。”王伟忠说。
11月3日播出的《康熙来了》已开启告别模式,8位艺人分享上节目后走红的影响,节目录制后主持人蔡康永和小S与来宾拥抱道别,场面催泪。最后一集将会在11月25日录制。小S曾经在节目里聊起过“大结局”:“如果这期节目只有我和康永哥还有汉典,会挺有趣的。我和康永哥在化妆间里,随便聊聊。可以一下很开心,又一下抱头痛哭。”
“你觉得双子座人讲话会保持很久吗?”这话引来满屋笑声。
“这些制作人对于‘康熙’的感情比我还深,我尽量让年轻人去做,鼓励他们,给他们一些资源和资助。已经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啦,只不过目前还不能透露,我不能帮他们说什么,但会给他们加点儿东西进去。”
观众的不舍,更像是一个陪伴自己成长、带给自己欢笑的老朋友离开了。
“那没有办法……”
对于王伟忠,不是第一次看着自己悉心培育的长寿节目关停,他为华视制作的、在1986年3月首播的综艺节目《连环泡》就在1994年4月停播。但“康熙”毕竟是“康熙”,他在微博给予了对所有热爱这档节目的观众一个“交代”:未来,“康熙”精神,必有来人!娱乐精神,后会有期!
“当这种事情喊出来之后,你就会有一点点覆水难收……”记者见他面露难色,就换了一个问题,“想过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宣布结束吗?”
王伟忠说:“我做这个行业太久,深信行业有行业的命运,节目也一样,电影也是,板上钉钉的好东西碰上票房啊等其他原因就惨败,很多事情很难解释,一个结局并不能代表好坏。”
谈到未来规划,他说:“我喜欢喜剧,也一直在做,只要有兴趣还有能力,不管大小,火星也想去!”至于会不会继续培养“伟忠帮”,他只看两样儿,“机缘”和“娱乐精神”。
采访结束后,他做了个自我总结:“我是一个很生活的人,生活是一个很重要的(创意)来源。养儿育女……教训我太太……很重要……”
记者佯装吃惊:听说你很会骂人?
“我大男子主义……你真的相信啊?哈哈哈!”
【对话】
“用一个最敏感的老鼻子去闻东西”
澎湃新闻:都说厨师回家不做饭,那做电视的回家看电视吗?
王伟忠:好问题。做电视的人大致有两种导向:一种就是市场导向,根据市场来做分析研究;另一种就是创意导向,创意导向的人就不一定要关注市场,他可能对生活的周遭更有体会。这两种人很不一样,因为脑袋瓜长得就不一样。一个人能够有两种导向,我认为很少。未来两种人合在一起比较好,因为互补。
回到你的问题,我其实会看。人家说流行的节目我会回去看看,干一行当然会爱一行,但也会腻一行。所以看,也是看看这个形态大体就知道了,就像drama,如果是谋杀,待会儿大概杀几个人就知道了,综艺节目也有它自身的逻辑。
澎湃新闻:我对你拍的纪录片《伟忠妈妈的眷村》印象深刻,那是和“综艺教父”不一样的你,看起来更本质。
王伟忠:我不是“综艺教父”,这哪是我自己叫的!我是“教授”。不仅做综艺节目,我还做纪录片、做小品、写文章、做戏剧,每一个部分只是我的创意而已,我就是喜欢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。
拍纪录片,那是干了一件蛮有吊丝精神的事儿。拍的都是我眷村的朋友,我宁可让它粗糙、不那么专业地拍,拍完之后,就用我的OS(画外音)去讲,好比河南电视台要报天气预报,难道就非得专业主播来报吗?如果让开封的一个小摊贩来报也很有意思啊,他可能会说:“哎呀,今天下雨啦!”(冒出疑似山东口音的河南话。)
民众主动和自发的,这才符合互联网精神。
澎湃新闻:那你会用什么标准选择“国民美少女”?
王伟忠:先把以前认为是偶像的概念刨除,比如说把S.H.E、小S或日韩团体的概念和标准先拿掉。我们选的是未来偶像,要让自己回到最原始的感觉:女孩子很可爱,能歌善舞,气质也不错,要回到这样的心态看事情。
我不能把我的经验当做一个评选的标准。你会说那伟忠哥你的经验在其中有什么用呢?我的作用就是:用一个最敏感的老鼻子去闻东西,好像品酒师品酒。
大部分人喜欢的是现在就流行的,所以我们要常提醒大家,你们选择的偶像一定要超越现在流行的东西,这样会比较好。
所以最近我提醒自己在接触选手或者和网友交流的时候,不要带入以前的经验,这点姜还是老的辣呦!(笑)
澎湃新闻:给年轻人一个建议,还要让他们相信,听起来很难。
王伟忠:对,所以现在有部电影叫《实习生》(电影讲述70岁高龄的男主角来到时尚网站做起了实习生)。
虽然我们和年轻人所喜欢的有距离,但我们有我们的好处,不会只看现实的东西。我们这代人习惯于看完书,眼睛看着远方,回忆一下或是怎么样,视角不一样。在华人世界,我们大部分都从模仿别人开始,那我们就会提出,是不是可以和别人不一样?
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,他姓碎。最早碎家是在四川,后来又到了湖北,我一见他就问,你是不是四川人或者是湖北人?他很惊讶我怎么会知道的,其实网上一查就查出来了,现在多方便。所以现在老师还有什么好教的呢?现在的老师只是鼓励这些学生,帮他们鼓掌。以后资深的媒体人就是帮助创意人火起来,否则年轻人或许会在某些既定官僚体系里被压制住,如果我们能说一句话,“哎,小孩子的话也要听一下嘛!”给他们一个出口,是我们这一代要做的事情。
“不在乎掌声的有趣才最有趣”
澎湃新闻:会担心自己年纪大了,有一天跟不上这个节奏吗?
王伟忠:该下车就下车啊!但我有学习精神,这个很重要,像《实习生》一样,任何东西还是脱离不了人情世故。
就说选秀;一个不善良的表演者,一个没有热情的表演者,一个很势利只想去赚钱的表演者,眼光里不会有光彩;嗯,她很好,但她不迷人,她很漂亮,但她没有魅力,她还不错,但她没有感情,这是像我们这种老狐狸才能看得出来。再说潜质很重要,不是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,有的孩子在你那儿就是不爱读书的坏小孩,在我这儿就是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孩,这就是我们这种人的价值。
电视出现的时候,广播不见了,互联网出现的时候,电视不见了,也可能某一天全世界看电影都不要钱,这也是有可能的,那代表电影就不见了吗?我认为不见得。人类的几大革命,农业革命到工业革命,你能说农业没有了?
澎湃新闻:形式再多变,人的属性一样,所以会轮回。
王伟忠:对。作为传播价值,有些人还适合这些,就像每个人一无所有时想干的事。老媒体和新媒体是不一样,但只有吊丝精神你才敢突破,才敢革命。刘邦项羽不就是吊丝嘛,不同的领域而已。互联网很多成功的例子都是不经意而为之,后来固定包装,包装得好就是作品,包装不好,最起码也是有趣的。
澎湃新闻:当然做任何事都是有趣最重要。
王伟忠:因为最开始你不在乎啊,一个人不在乎掌声的有趣才最有趣,在乎就变得无趣了,他害怕嘛!小孩为什么可爱?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嘛!好的创意人他会把那种精神勾回来。
澎湃新闻:怎么看现在的这些偶像男团?
王伟忠:现在一些偶像男团来台湾也很受欢迎,不外乎一些小鲜肉。男团能走多久,或者男团是否有自己的精神?创作很重要。我希望看到从外到内都很有创作能力的偶像团体。若如果只是都不错,不足以让我惊艳,个人来讲,心里对他们的印象会打折的。
澎湃新闻:看好国内未来偶像女团的发展吗?
王伟忠:经过千锤百炼选拔出来应该不错。但以后的发展比较重要,现在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选出来的人后面没有规划。其实后面的发展很重要,她们不能变成单纯走穴的人,要按照一二三四五这样的步骤走,最后变成国际艺人都是有可能的,尤其现在中国的娱乐事业有机会是要像韩国一样打入国际市场的,虽然国内市场很大,内销足以让人赚钱,可是那个志向还是太短。
要允许“养闲人”
澎湃新闻:台湾综艺曾经风光无限,现在知名的台湾综艺咖大部分都前后脚来到内地。台湾综艺的现状是怎样,该如何改变?
王伟忠:要改,台湾要走巧实力,小的地方对大的世界。小赢靠智,大赢靠德。
这个巧劲儿怎么用呢?不能和内地市场比成本,吓死了,不可能的。所有的东西都是以文化为轴心发散出来,娱乐也是一样,现在时代不一样了,有变化,台湾的娱乐文化发展成什么样,它自然会有大浪淘沙,我不担心。
澎湃新闻:未来好的制作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?
王伟忠:未来脑袋不解决问题,是自己发展武器,但一定会有断层。还用我们的脑袋去教未来的脑袋,那就完蛋了!未来的脑袋在哪里?他搞不好完全不做电视哦,如果台湾每一个人都是制作人就有机会了,那机会就是与内地平等的。我就很想听到一个小孩说,“妈的!现在是我们最好的时代!”那就很吊了。如果整天在喊没钱没这个没那个,那就不是好的脑袋!因为好的制作人把它丢到泥地里也会长,给你documentary(纪录片)也会做,drama(戏剧)也会做,把你丢到好莱坞也会做,综艺节目的制作人去做纪录片,和做纪录片的人去做综艺一定不一样,一定要多元化,冲突是美感。
从吊丝变成领导风潮的制作人,当然要天时地利人和,可能你会说伟忠哥你带领团队不错哦,几十年的风潮了,那我是运气比较好。真正的人才在民间,搞不好就擦肩而过,因为他没有机会表现,所以互联网有机会找出一些怪咖。
澎湃新闻:很多综艺节目“事不过三”,连口碑很好的唱歌类节目也在二三季疲态倍增,你有些什么好的建议?
王伟忠:内地节目开始有自信了,有想法了,从2010年到现在,5年了。现在讲有点早,虽然成长得非常快速,还是跳跃式的。但我认为现在还在整军,迟早会整出自己的一套模式出来。
举个例子,我曾经看过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:美国棒球大联盟的一个球探,他穷途末路,找不到任何一个好的投手,后来有一天他看电视,看到印度有板球运动,他觉得和棒球差不多,就跑到印度去做真人秀,找所谓的棒球选手。后来找到了两个人,这两个人被他培训之后,变成美国海盗队现在的投手,这就是真人秀。土地有什么让你感动,让你有兴趣深入它的文化了解,因为土地就是节目。
那部电影很好看,那是启发。但电视台太需要收视率了。所以完整的电视台是需要资深制作人的。资深制作人做了很多,想法已经有哲学化了,资深制作人在BBC、NHK都有,他绝对不是想要赚很多钱,他就每天晃荡,生活衣食无缺。他看事情的角度和别人不同,会研究,就是为了一个想法,不是为了收视率做节目,电视台一定要有这样的人存在。
我以前就是各种类型都做。家里10个孩子应该各个不同,会赚钱的,会耍宝的、会说英文的,如果10个孩子都会赚钱,我告诉你,这家非乱不可!所以研发很重要,要允许一些研发的人就是闲得没事干,不用脸红,他就是比你脑袋瓜厉害,他就比你有个性,哎,就像《大宅门》里七爷一样!怎么着,还别不服!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